首页 > 新闻详情

俩小伙追寻刘翔 胡凯蹬飞起跑器险些错失清华

网站编辑:九州体育官网入口-酷游平台app-ku娱乐官方app │ 发表时间:2020-04-25 16:24:38 

  济南时报消息:本次田径公开赛,除了刘翔是人气最旺的明星之外,还有两位“飞人”也成为媒体追逐的重点,一位是来自清华大学的胡凯,另一位是北京大学的邢衍安。

  两位山东小伙,有着共同的经历,都是半路出家,靠体育特长跨进中国最牛的两所高等学府;都是通过业余训练,入选了国家队,在世界赛场上一鸣惊人。

  让我们一起走近两位学子“飞人”,看一看他俩成长的故事和心中的奥运梦想。

  23日的男子100米“飞人”大战是压轴戏,戴着一副高度近视眼镜的胡凯成为全场的焦点人物,最终他第二个冲过终点,成绩是10秒24,比第一名张培萌只差0.01秒。赛后胡凯双膝跪地,双手高举指向天空。胡凯的这一举动,立即感动了全场观众。赛后他动情地向记者表示:“天佑四川,天佑中国。我希望在地震中受灾的四川父老乡亲也能看到,所有的中国人都在努力。”

  这次的百米决赛,胡凯虽然输给自己的师弟张培萌0.01秒,但也创造了自己10秒24的最好成绩,达到了奥运B标,距离奥运A标10秒21又近了一步。胡凯说,他最大的梦想就是站在奥运会的100米起跑线上。可是,目前中国在这个项目上还有两位实力很强的选手,一位是张培萌,还有一位是在这次比赛中获得第六名的温永毅,此前他与张培萌已经达到B标。如果胡凯和上述两位都是B标,届时只能有一人参加奥运会。谁在奥运会前的各项比赛中达到A标,谁就将自动获得参赛资格。胡凯赛后表示,他要进行最后的冲刺和努力。

  胡凯出生在足球名城青岛,从小喜欢足球,高中时还练过跳高,直到高三才改练短跑。“我是在青岛三中上的高中,高二那年参加校运动会,跳出了1米88,破了学校纪录。后来体育老师张衡善说服我父母,让我进了学校田径队。在田径队只练了三个月,我的100米成绩就达到11秒。2001年我参加清华冬令营时被选中。”被清华录取,胡凯还经历了一些波折。“我刚入冬令营就把大腿肌肉拉伤,好不容易调整到可以上场跑了,比赛时我又蹬飞了起跑器,摔倒在跑道上。后来老师们帮我说情,让准备离开的李庆老师再帮我看看。李老师看完了我独自一个人的百米跑,发现了我的特点,最终决定录取我。在当年的高考中,我高出山东本科线多分进入清华,开始了一边学习,一边训练的艰苦历程。”

  胡凯第一次在世界赛场扬眉吐气是在2005年的土耳其世界大会上,他战胜各路好手,夺得男子100米冠军,那一年他才23岁。这是中国人夺得的第一个100米世界冠军。同年,胡凯在东亚运动会上的男子100米“飞人”大战中,以10秒41轻松夺得金牌。从那以后,胡凯入选国家队,实现了从业余选手成长为一名国家队员的梦想。

  胡凯比赛时戴着一副高度近视眼镜,因此不少人把“眼镜侠”的绰号送给了他。这副眼镜可不是撑门面用的,目前,胡凯正在攻读清华经济管理的博士,他希望在学业上和跑道上实现自己的双丰收。

  在24日晚上的男子110米栏决赛中,中国第一“飞人”刘翔一马当先,以13秒18第一个冲过终点,史冬鹏以13秒29紧随其后。第7道的邢衍安奋力追赶,以13秒58的成绩名列第五。赛后,尽管没能跑出自己的最好成绩,但邢衍安对自己今天的表现满意,毕竟他受伤的左脚还没好利索。

  北京奥运男子110米栏中国只能有三人参赛,刘翔和史冬鹏占据了两个名额,邢衍安和解放军的纪伟将争夺另外一个名额。邢衍安目前与胡凯处境相同,他说,为了能参加北京奥运会,他将尽自己的最大努力。

  今年25岁的邢衍安出生在淄博一个矿业工人家庭,谈到自己的过去,这位憨厚的山东小伙子笑着说:“上高中时我的学习成绩不好,为了走体育特长这条捷径,就练起了体育。”邢衍安开始也不是练的跨栏,而是练100米短跑。“我初中毕业时练的是100米跑,可是成绩达不到12秒,没引起淄博重点高中的注意。当时临淄二中距离我家不远,窦维宴老师觉得我的身体协调性很好,就把我带到了临淄二中。我上高一时,还练了一段时间足球,上高二时的成绩并不好,那时候想上好大学,就想到了走体育特长生的路子。当时什么也不懂,学校运动会老师给我报了跨栏,我从来没跨过,跑了三步居然过去了,也没把栏踢倒。其实我那时根本不是跨过去的,就是模仿着蹦过去的,就这样我迷上了跨栏。当时我的成绩已经达到14秒40,窦老师带我到清华去应试。此时清华已经看中了一名广东的选手,先让我上预科班,我和窦老师不同意。之后,我来到北大,负责测试的是王然老师,我们一起参加测试的选手一共7名,我跑了第一名,成绩是14秒56,就这样很顺利地被北大录取了。”

  邢衍安成名是在去年的日本大阪世界锦标赛上,他与刘翔、史冬鹏一起站在了半决赛的起跑线上,成为当日跨栏比赛的一道靓丽的风景线。回忆那次的比赛,邢衍安至今记忆犹新:“2007年6月,我在暑假期间参加了苏州站全国田径锦标赛,那也是世锦赛选拔赛,当时我跑出了个人最好成绩13秒54,达到国际A标,被田管中心选中,成为国家队一员,也获得了参加8月大阪田径世锦赛的机会。我终于能和刘翔、史冬鹏一起训练和比赛了。在世锦赛上,我进入了半决赛,并创造了个人的第二好成绩13秒56。”

  说到刘翔和史冬鹏,邢衍安充满了敬佩之情。“在国家队,他俩对我非常好,也非常关心我,刘翔还经常在技术细节上帮助我训练。刘翔绝对是个天才,大史(史冬鹏)是个人才,有人说我是怪才。哈哈!其实也谈不上怪才,主要是我平时训练很勤奋。其实我与他俩都还有很大的差距。”

  胡凯和邢衍安虽然来自不同的学校,但两人关系非常好,一方面两人在国家队一起训练,另一方面,他俩都是山东人。胡凯性格开朗,邢衍安谈吐爽快,两人身上有山东人豪爽的气质。山东的短跑比较落后,但两位“飞人”反对山东人不适合练短跑的说法。“这些年来,山东在短跑方面没有涌现出尖子队员,不是教练水平的问题,也不是选材有问题,原因是多方面的。我希望山东未来能尽快培养出优秀的短跑选手。”胡凯如是说。

  明年的十一运会在山东举行,胡凯和邢衍安都很激动,但他俩却不能代表山东参赛。胡凯带着遗憾的口气对记者说:“我俩的关系都在大学,学校与省市队签约,上届全运会我代表重庆参赛,明年还将为重庆征战。”至于邢衍安,北大也决定让他明年代表北京队参加十一运会。